衡州石鼓书院记

时间:2021-3-12       727 次浏览 作者:官氏

南宋朱熹撰于淳熙十四年(1187)夏。载《朱文公文集》。石鼓书院为唐元和间李宽读书故址,北宋至道年间李士真始建。南宋淳熙十二年(1185),湖南安抚使潘畴、提刑宋若水等相继修葺,邀朱熹作记。首叙石鼓书院历史沿革、修复经过。次论宋代书院兴起、沉寂、复兴之历史原因。谓“前代庠序之教不修,士病无地为学,往往择胜地立精舍,以为群居讲习之所,而为政者乃成就而褒表之”。

石鼓书院记全文

         石鼓据蒸湘之会,江流环带,最为一郡佳处。故有书院起唐元和间,衡州人李宽之所为。至国初时,尝赐敕额。其后,乃复稍徒而东,以为州学。则书院之踪於此,遂废而不复修矣。淳熙十二年,部使者潘侯始因旧址列屋数间,榜以故额,将以俟四方之士有志于学而不屑于课试之业者居之。未竟而去。今使者成都宋侯若水子渊又因其故益厂之,别建重屋,以奉先圣先师之像,且纂国子监及本道诸州印书若干卷,而俾郡县择遣修士以充入之。盖连帅林侯栗诸使者苏侯诩、管侯鉴、衡守薛侯伯宣皆奉金费赍割公田,以佐其役,逾年而后落其成焉。于是宋侯以书来曰:“愿记其实,以诏后人。且有以幸教其学者,则所望也。”予惟前代庠序之教不修,士病无为学,往往择胜地,立精舍,以为群居读书之所。而为政者,乃成就而褒表之:若此山、若岳麓、若白鹿洞之类是也。逮至本朝庆历熙宁之盛,学校之官遂遍天下,而前日处士之庐无所用,则其旧迹之芜废,亦其势然也。不有好古图旧之贤,孰能谨而存之哉?抑今郡县之学官,置博士弟子员,皆未尝考德行道义之素。其所受授,又皆世俗之书,进取之业,使人见利而不见义,士之有志为己者,盖羞言之。是以常欲别求燕闲清旷之地,以共讲其所闻而不可得。此二公所以慨然发愤于斯役,而不敢惮其烦,盖非独不忍其旧迹之芜废而已也。故特为之记其本末,以告来者。使知二公之志所以然者,而无以今日学校科举之意乱焉。又以风晓在位,使知今日学校科举之害,将有不胜言者。不可以是为适然而莫之救也。若诸生之所以学,而非若今之人所谓,则昔吾友张子敬夫所以记夫岳麓者,语之详矣。顾于下学之功有所未究,是以讲其言者不知所以从事之方,而无以蹈其实,然今亦何以他求为哉!亦曰:养其全于未发之前,察其几于将发之际,善则扩而充之,恶则克而去之,其亦如此而已,又何俟于予言哉!
淳熙十二年(1185年),朱熹在武夷精舍著书讲学期间,得知部使者浙江金华人潘畴,在石鼓书院旧址上修建几间书屋,并将仁宗旧年敕额悬挂其上,以供“有志于学而不屑于课试之业者”讲习之所,可惜没有完全建好便离职他任。两年后,四川人宋若水出任湖南提刑,与湖南观察使(连帅)林栗、部使者苏诩、管鉴,以及衡州知府薛伯宣,慷慨解囊赞襄书院建设,很快大功告成。与朱熹有旧的宋若水敦请其为书院建成作记,朱熹于是年(1187年)夏四月,欣然写下名垂千秋的《衡州石鼓书院记》,主事者摘录“一郡佳处”四字悬匾于书院。

今日推荐

齐河知县-上官有仪

【本文根据上官福楚采风资料整理】上官有儀,字公度,陕西省朝邑县(今大荔县)人,雍正元年考中进士,雍正九年调入山 […]